叶蓉自从上次被人性虐之後,一直很後悔。倒不是不喜欢性虐,而是觉得有 点过头了。虽然玩得十分尽兴,可是让高跟鞋的鞋根深深的插入了自己的阴道, 导致阴道受损、发炎,连续休养了几个月才完全好。这其间不仅不能性交,甚至 连手淫都不可以,真是亏大了。 ? ? 叶蓉是名牌大学研究生毕业,供职於这家世界500强企业,她工作能力出 色,长相甜美,身材火辣,平时深受管理层里的成功男士们爱慕,但她并不知道 这些彬彬有礼的男士,反而喜欢厂区里那些粗俗的男工,尤其是在做爱中,她很 反感那些出於对女性的尊重而不敢动粗的男人。 ? ? 叶蓉的性爱很独特,她喜欢由男人来支配自己、做贱自己、羞辱自己甚至是 伤害自己,感觉自己就是男人跨下的一只小绵羊,任人宰割,显得自己特别楚楚 可怜。如果男人不够大胆,叶蓉还会不由自主的鼓励对方加大胆量和尺度,做出 更危险更刺激的动作来折腾自己,而自己就会更加兴奋并陶醉其中,直到被干得 全身发软才过瘾。 ? ? 一连几个月无法性交对於叶蓉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。有时忍不住摸出电动 阳具想干自己一番解解渴,又想到如果这麽干了,很可能导致自己的阴道永远不 能复原,於是一次又一次忍了下去。 ? ? 为了避免自己春心荡漾,叶蓉几个月来尽一切可能不与那些工人打交道,免 得引起自己的欲念。同时为了防止好色之徒侵犯自己,叶蓉穿衣也保守起来,加 上天气渐冷,叶蓉乾脆以工作制服为主,同时不再打扮自己,让自己看起来并不 那麽漂亮,尽量不引起男人注意。 ? ? 临近过年,叶蓉的心情大好。主要是因为去医院检查时,医生已经明确告诉 她,已经完全恢复了。 ? ? 叶蓉激动的差点喊出来,真想马上就找个男根好好的安慰一下自己。但叶蓉 是个聪明谨慎的女人,虽然检查结果是好的,但最好还是再养一段时间。上次伤 得太重,好不容易好养好的身子可不能太急。唉,以後可不能像上次那麽疯狂了, 但不管怎麽说,本小姐要终於要重出江湖了。 ? ? 这天叶蓉下班後,坐在汽车里预热发动机。突然发现3个女工打扮的花枝招 展的向生产车间走去。 ? ? 叶蓉感到奇怪,已经下班了,她们干嘛到生产车间去?还不穿工作服,打扮 得这麽妖?於是果断下车,喝住她们:「喂!你们几个,去哪?」 ? ? 3个女工被她吓了一跳,看了看代表叶蓉身份地位的高管制服,支支吾吾不 敢说话。 ? ? 「问你们话呢!这麽晚到生产车间去干什麽?今天又没有加班任务。」 ? ? 「我们没有去啊,只是在这里走走。」一个胆大的女工回答道,另两个赶紧 附合。 ? ? 「没事在厂区逛什麽逛,要逛到大街上逛去。」叶蓉斥道。 ? ? 「好的好的,我们到大街上逛。」一个女工忙拉着另两人朝外走。 ? ? 「可是,人家还在里面……」另一个女工犹豫着看了一眼生产车间。 ? ? 「别管他们了,快走吧!」三个女工很快逃掉了。叶蓉目送她们离去,心里却不断的想着,「谁还在里面?」不由得看了一下 生产车间,然後向里走去。 ? ? 进入车间後,叶蓉发现整个车间都没有开灯。但车间办公室却是亮着灯。这 令叶蓉更加奇怪,於是大胆走了进去。 ? ? 车间办公室的设施很简单,一套车间办公室主任的办公桌椅,一张破旧的长 款皮沙发,一部空调,现在空调的暖气开得很大,很热。而沙发上坐着三个长得 凶神恶煞神般的男人,不怀好意的盯着她。叶蓉不清楚他们是什麽人,就问他们: 「你们是谁?」 ? ? 「我们是提货的。」说话的是个肥头肥脑的家夥,他像是这三个人的头儿, 「怎麽就你一个人?你活怎麽样啊?」 ? ? 叶蓉感到一丝危险,这些人可能是来采购产品的长途货车司机。由於公司产 品好,在北方供不应求,许多来自北方的长途货车司机喜欢现金提货,然後运回 北方赚取差价。也正是由於他们现金提货,各车间为了利益根本不管对方是谁, 只要给钱就发货。导致货最後被运到什麽地方都不知道,对这些司机的来历更是 不清楚。 ? ? 「你们提货明天再来吧,现在已经下班了。」叶蓉对这些司机并不反感,这 些北方汉子和厂里的男工一样让叶蓉着迷。 ? ? 「老子已经付过钱装上货了,车就在外头。」 ? ? 「哦,那你们怎麽还在这里。」 ? ? 「妈的!你到底做不做生意!」肥头肥脑的人有点生气了,腾的站了起来, 一把将叶蓉拽了过去。 ? ? 叶蓉「呀」了一声,立刻被他抱住了。这真是个强壮的男人! ? ? 「你,你,放来我!」叶蓉感到害怕,不停的推着这个男人,可这一切完全 是徒劳的。她怎麽可能斗得过这个壮汉。 ? ? 「操!你们这些女工,装什麽圣女!难道老黄没有给你钱!我可是一分不少 的付过了。」 ? ? 叶蓉恍然大悟,原来自己被当成卖淫的女工了。早就听说厂里有些女工晚上 会出来当小姐,这次居然在厂里就开始做起生意来了。刚才逃掉的三个女工,想 来就是什麽老黄介绍给这三个男人的。嗯,对了,这个生产车间的车间主任好像 姓黄,难怪他们能直接进入车间办公室了。想来自己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 几个月没有男人插自己的确很难受,既然他们已经把自己当成卖淫的女工了,那 就玩玩吧,反正他们玩过就开车走了,不会有人知道。 ? ? 於是不再反抗,任这个男人搂着自己,轻轻的说:「你不放开我,我怎麽脱 衣服!」 ? ? 这时坐在沙发上两个男人也站了起来,他们一样又肥又壮。「大哥,你有的 玩了我们怎麽样?」说话的是个光头。 ? ? 叶蓉抢先说:「恐怕只有我一个女人了,她们被我赶走了!」 ? ? 「妈的,你这小婊子想做我们三个人的生意!我们兄弟向来是一人玩一个!」 光头怒道。 ? ? 「那没办法,我已经把她们赶走了。就我一个人了。现在这个时候,她们应 该已经上了别的男人的床了吧。」叶蓉说得很淫荡。 ? ? 「大哥,得找老黄!至少得退两个人的钱!」说话的这个男人,露出发黄的 牙齿,一看就知道是个烟鬼。 ? ? 「妈的!你们俩能不能动动脑子!钱已经给他了,我们淩晨就得上路,又没 他的手机号码,上哪儿找他去。」 ? ? 「那你们还不如在我身上找回来!」叶蓉兴奋的抢着发言,「我可是无所谓 你们有几个人哦。」 ? ? 「就你一个我们怎麽够,不爽!」光头不满。 ? ? 「难道我还不够漂亮?」叶蓉一扬小脸。 ? ? 老大愣得看了叶蓉一眼,「还真是漂亮!兄弟们玩得一直都是寻常货色,这 麽漂亮的人儿到那找去。」 ? ? 烟鬼挠了挠头,「也是啊,这麽漂亮的妞还第一次遇到。要是再来两个没这 个漂亮,我们反而不爽了。」 ? ? 「等等!」光头突然指着叶蓉说,「大哥你看,这妞的衣服是这个公司的没 错,但好像跟普通女工不一样啊。有点像管理层的。」 ? ? 「啊!」老大吓了一下,松开了叶蓉,叶蓉跌坐在旧沙发上。 ? ? 「你们不喜欢角色扮演吗?我好不容易才弄来的。」叶蓉骗男人的话连自己 都深信不疑。 ? ? 「哈哈,玩角色扮演啊,你想到真周到啊。咱兄弟还真没干过什麽白领女人, 一直弄个女高管玩玩。」老大看上去很喜欢。 ? ? 「好啊,你们就把我当高管,过来玩我吧。」叶蓉一边说,一边走到办公桌 前开始脱衣服。这里空调开得很热,不用担心受凉。 ? ? 见叶蓉已经开始主动脱衣服,三个肥男不禁硬了,於是也开始脱衣服。 ? ? 叶蓉性感的爬上办公桌,站立在上边让大家看清楚她的每一个动作。她优雅 的、慢条斯理的脱下自己的外套、毛衣、长靴、棉裤,只剩下胸罩和内裤。 ? ? 她双手抱在胸前,淫荡的说道,「虽然我看上去是个清纯可人的小白领,其 实我早就让许多工人奸污过了。」叶蓉回想起以前被脏汉、技工以及上次在仓库 被人性虐的情景,一点没说假话。 ? ? 而这三个男人只是以为叶蓉在角色扮演中。 ? ? 「我挺喜欢被工人干的,他们粗鲁,霸气,够男人,我不喜欢文质彬彬的男 人,我喜欢被粗俗的男工们干。」说着,叶蓉已经落落大方的擡手把长发盘好了, 这是她的习惯动作,防止自己被在被奸淫时,压着长发影响快感。 ? ? 这三个男人已经看着叶蓉发呆了,他们生活在北方,哪见过这麽漂亮的女人, 还当着他们三个人的面,以如此优雅的动作脱光自己衣服,既不像妓女那麽做作, 也不像被逼无奈那麽勉强,就像在男朋友面前脱衣服一样。 ? ? 叶蓉接着脱下内裤,扔在地上,然後蹲在办公桌上,分开两腿,露出自己的 阴道,并用手指着说,「这是我的逼!好多工人的肉棒都插进去过。他们真粗暴, 每下都能一直干到我子宫里面去,而且全都内射了。他们的精液全都直接射到我 子宫里边了!我好怕怀孕啊,可他们不管,只顾自己爽。其实也没什麽关系啊, 我也喜欢让他们内射,精液射入子宫的感觉烫烫的,好舒服。就算哪天被搞大了 肚子,我也不会找谁负责的,因为干我的人太多了,我也不清楚该找谁负责啊。 再说了,谁会对我负责呢。」说着,扒开阴部,让大家看。 ? ? 三兄弟围了上去,仔细的看着叶蓉的阴部,叶蓉的阴部天生粉粉嫩嫩的,加 上她保养得好,谁见了都想干。 ? ? 叶蓉见他们还呆着看她的逼,决定提醒他们一下。 ? ? 「三位哥哥,今晚上我是你们的了,要好好发挥哟,别比不上我们厂里的工 人哟。让我满意,可不容易呢。」 ? ? 叶蓉一边朝他们媚笑着,一边脱下胸罩,挺了挺胸,双峰高耸。 ? ? 「你这小白领还是真是欠干!」肥头怒吼一声,将叶蓉推倒在桌上,掏出自 己的肉棒,结结实实的塞入叶蓉的逼里。 ? ? 「啊!轻点。」叶蓉哼了一声。 ? ? 「这麽美的小白领居然这麽贱!真是没想到。」光头双手抓住叶蓉的两只豪 乳,使劲的玩。 ? ? 「是啊,我的确很贱的,我上次被人性虐受了伤,养了好几个月呢。几个月 没人玩过我了,逼逼都收紧了。」叶蓉开始兴奋,阴道里已经流出了不少淫水。 ? ? 「真的,你的小逼还真紧,老子真舒服,好爽。」肥头狠狠的操了几下,然 後拨了出来,「老二,你试试,这个逼真是极品。」 ? ? 「哥哥们!今天慢慢玩,玩上一通宵也没关系。我作为公司高层好好招待你 们。」 ? ? 叶蓉嘻笑着,配合着入戏,心里幻想着自己奉上级指示,用身体招待这些长 途汽车司机。 ? ? 光头扒开叶蓉的双腿,挺枪而入。 ? ? 「啊!好大,好大!」叶蓉没料到老二的肉棒要比老大大得多。 ? ? 「喜欢吗!贱货!」 ? ? 「喜欢!我超喜欢啊!你的肉棒好伟大,快来干死我!」随着光头的抽送, 叶蓉兴奋极了,下体传来的阵阵快感快要把她送上天了。 ? ? 「啊啊,啊啊啊,要到了,要到了……」 ? ? 叶蓉没想到自己的高潮会来得这麽快,应该是好长时间没被人操,心里又一 直渴望,现在又一下子遇上这麽个大家夥,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。 ? ? 可是光头却抽了出来。 ? ? 「啊,你,干嘛呀,人家好开心,都快到了。」 ? ? 「换老三。」光头说道。 ? ? 「婊子,试试我这根。」说话的是烟鬼。 ? ? 「快点干我吧。用力点,都别用套,直接射进来,让我怀上你们的种!然後 告诉大家我就是这麽个人尽可夫的烂货,任何人都可以上我。」 ? ? 烟鬼的肉棒没光头那麽恐怖,但也干得叶蓉很舒服。尤其是他满嘴烟臭味, 让叶蓉很带劲。但不出叶蓉所料,他干了大约5分钟,也拨了出来。接着,肥头 分开了叶蓉的双腿。 ? ? 「啊,你们就是这麽玩我的吗?」叶蓉被这种频繁换人的方式弄得很不爽。 ? ? 「妈的,只你一个。只能这样,否则大家还不打起来啊!」肥头一边骂着, 一边狠狠的干着。 ? ? 「啊,好哥哥,我有个办法,让大家都爽。」叶蓉估计如果这样搞下去,自 己一定会疯掉。 ? ? 「你有什麽办法?」 ? ? 「你们坐在沙发上,我来服务!大哥不用动,小妹全自动,可好?」 ? ? 「好,看你怎麽个全自动!」三个壮汉坐在沙发上。 ? ? 叶蓉下了桌子,立刻跪下,跪行到坐在中间的肥头两腿之间。擡头仰望, 「亲爱的主人,您的蛋蛋能不能赏给我亲一下。」 ? ? 「哦,你会玩这个,来啊。」肥头被叶蓉称为主人,感到很高兴。其实叶蓉 做爱时一直喜欢把对方称为自己的主人,这样会使自己更加有卑从感。 ? ? 叶蓉一口含住肥头的蛋蛋,左右手各握住光头和烟鬼的肉棒套弄,一个也不 放过,三人连连称爽。 ? ? 叶蓉含住肥头的蛋蛋,不停的吞吐,然後换了一个蛋蛋继续,吞累了,就转 而从肉棒根部向上舔,仔细的扫过整根肉棒,还冲着肥头发出讨好的微笑,然後 将肉棒裹在嘴里,卖力的套弄,舌头卷到整根肉棒,并将肉棒上分泌出的精液卷 吸入自己嘴里,淫荡的咽了下去。 ? ? 「哦,这小婊子,竟然吞了!」肥头很意外,「今天捡到宝了,等下我要口 爆。看她吞精!」 ? ? 「没问题,主人想让我干什麽,我就干什麽。我很愿意吞下主人的精液。」 叶蓉有点哭笑不得,吞精对於她来说是小菜一碟,看来这三兄弟性经验并不丰富, 甚至没有享受过口交,难怪刚才只会干逼。 ? ? 「哈哈,这个小白领叫我主人,真贱啊。」肥头兴奋得快落泪了,他们这些 人在外跑长途不容易,成天被人呼来喝去,谁也不拿他们当人。 ? ? 叶蓉善於把握每个人的需求,曲意迎逢是家常便饭,搞定三个司机当然so easy。 ? ? 「他是你主人,我们俩呢。」光头和烟鬼表示不满。 ? ? 「你们是我的二主人和三主人,你们都可以命令我做任何事,我完全服从你 们。」叶蓉摆得很平。 ? ? 「真的可以命令你?」光头惊喜得有些不敢相信。 ? ? 「是任何事哦!」叶蓉强调。 ? ? 「好!我也要口爆你!你给我吞下去,而且要让我看清楚。」光头已经等不 及了。 ? ? 「主人们,你们都有一根我好喜欢的肉棒,请大家不必客气,统统射到我嘴 里去,啊,口爆我,我保证一滴不剩的全吞下去。」 ? ? 「好好好!」光头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说什麽了。 ? ? 「请主人稍适休息,我先为二主人服务,以免他等着太久。」叶蓉其实是感 觉到肥头的肉棒分泌得越来越多,估计要射了,心中暗骂没用,她希望玩得时间 长一点。 ? ? 「好好,你要好好招待我兄弟。」 ? ? 「没问题!」叶蓉跪行到光头面前,光头已经激动的在等了,肉棒硬生生的 指着正前方。这次叶蓉打算玩个深喉。 ? ? 叶蓉双手扶好光头的肉棒,因为刚才已经知道光头的肉棒很硕大,所以心中 已经有了方案。她先是轻轻含住龟头,用舌头来回扫着马眼。光头爽得直哼哼,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 ? ? 叶蓉微笑了一下,进而将整根肉棒含入,慢慢的吞吐,一点点的推进,顶到 喉咙时,叶蓉调整了下身体和角度,使自己的口腔张得更大,并努力吞着。 ? ? 「啊,这个,她想干什麽……」光头爽得说不话了。 ? ? 光头的龟头真的是太大了,堵在叶蓉的咽喉进不去。叶蓉感到很困难,虽然 以前自己曾被更大的肉棒完整的干入食管完成了深喉,但这次有所不同。 ? ? 以前是男人不把自己当人,毫不怜惜的狠命干入自己的嘴里,这才完成了深 喉。如果自己想不借男人的力量独自完成深喉,需要自己也不把自己当人,主动 把人家的大肉棒硬生生的吞入喉咙。於是她吐出肉棒喘了口气,双手抱紧光头的 腰部,调整了一下身体的角度,奋力向前顶,企图把龟头顶入自己的咽喉,可是 这的确很难,不把别人当人容易,不把自己当人是非常困难的,只顶了两下,叶 蓉就不得不把肉棒吐了出来,咳个不停。 ? ? 「喂,你他妈在干什麽呢?」光头不满。 ? ? 「啊,二主人,请不要生气。」叶蓉喘了口气,「我想为二主人做一次深喉。 我太喜欢二主人的鸡巴了,我想吞到喉咙里去。」 ? ? 「她居然会这个?这可不是一般的婊子能做到的!大哥我们真的捡着宝了, 极品!」光头对肥头说道。 ? ? 「这叫深喉!她不可能做到的。二哥你配合点,自己插到她喉咙里去吧。别 把她当人!」烟鬼似乎很有经验。 ? ? 「不用不用,都说了,大哥不用动,小妹全自动。我可以做到的。」 ? ? 叶蓉赶紧含起光头的肉棒,暗暗下决心,已经到了这地步,无论如何都要完 成深喉! ? ? 叶蓉深吸了一口气,暗暗对自己骂道,「叶蓉你他妈逼就是一个烂婊子,还 不快把主人的大鸡巴干入你的喉咙里!你这个死贱货臭不要脸的烂婊子!」 ? ? 然後心一横,张大嘴巴不顾死活的向前一冲!这下叶蓉终於把光头的大龟头 刺入了自己的喉咙,但这并没有结束。叶蓉不要命的继续用力向前挺,好像自己 根本就是一个死人,肉棒继续滑入叶蓉的食管,直到叶蓉的鼻子终於碰到了光头 的阴毛,整枝大肉棒都被叶蓉含在了嘴里!只一秒,叶蓉立即吐了出来,坐在地 上剧烈的咳嗽。 ? ? 「真爽!从来没有这麽爽过!!」光头兴奋的拉了拉叶蓉,希望再来一次。 ? ? 叶蓉没有让他失望。她也不休息,用同样的方式再次完成了深喉,这次要比 上一次轻松一些。「真是爽啊!」光头突然抱住叶蓉的头部,用力在她嘴里抽插 起来。叶蓉知道他想干什麽,无力阻止也不想阻止,任由他在自己嘴里口爆了。 ? ? 光头口爆的量相当多,好多都从叶蓉的嘴角边流出了。 ? ? 光头的肉棒拨出来後,叶蓉张开嘴,让大家看清楚她满嘴的精液,然後打算 吞下去。 ? ? 「等等!」光头掏出了手机,「这麽好的镜头怎麽能错过。」 ? ? 「别拍了,也不问人家肯不肯?」肥头说。 ? ? 叶蓉小脸一扬,张大满是精液嘴巴,微笑着面对手机镜头。还故意让精液从 嘴角边流出,落在胸前奶子上。表情十分淫荡。 ? ? 「哈哈,这婊子真是烂到家了,可以拍的。」光头欣喜若狂的拍个不停。 ? ? 叶蓉待光头拍够了,大大方方的咽下了精液,并张大嘴巴让三人检查,表示 自己确已吞精。 ? ? 「二主人,好不好玩,爽不爽?」 ? ? 「爽,爽死了。」 ? ? 「刚才我没能一次完成深喉,让大家失望了,请一定要严厉的惩罚我。」叶 蓉淫笑着说,她很期待下一轮的奸淫。 ? ? 「那就由我来惩罚你吧!」烟鬼站了起来。 ? ? 「三主人!好吧,请三主人惩罚我。」叶蓉再次跪行过去。 ? ? 烟鬼一把抱起叶蓉,张开烟臭熏天的嘴巴,对叶蓉就是一记长吻。叶蓉抱住 这个男人,卖力的回应着。这记长吻令叶蓉有些感动,她刚刚被人口爆过,虽然 已经把精液吞食乾净,但对於大部分男人而言还是会嫌她脏的,至少要清洁一下 才会吻她。现在这个烟鬼一点也不介意,加上他特有的满嘴烟味,叶蓉几乎把他 当成了爱慕的对象。烟鬼一边吻着叶蓉,一边双手在叶蓉的身体上摸来摸去,叶 蓉的皮肤保养得非常好,很柔润,很光滑,越摸越想摸,而越摸叶蓉越兴奋。 ? ? 「三主人,请你快点惩罚我吧!这麽摸下去,我会受不了的。」叶蓉呢喃着 把头埋入烟鬼的胸膛,如小鸟依人一般。 ? ? 烟鬼放开了叶蓉,一脚踏在地上,另一脚擡起踏在沙发扶手上,指了指跨下。 叶蓉马上就明白,「噢,三主人真会玩。没问题,看我的!」 ? ? 叶蓉像母狗一样从烟鬼背後的跨下钻过,侧身转头,快速测量了一下烟鬼肉 棒,得出结论「好长」。烟鬼的肉棒不如光头那麽粗大,但却是极长,叶蓉伸出 舌头舔了一下烟鬼的肉棒,然後双唇吻住肉棒,上下含弄着,并用舌头灵巧的在 肉棒上翻腾。 ? ? 「你真聪明。」烟鬼夸道。 ? ? 「请三主人等下不必怜惜我,把我朝死里干!」叶蓉恳求道。然後完全转过 身来,将後脑依靠在沙发角上,双手别在背後,十指相扣,这样就算烟鬼发了疯, 自己也无法反抗和制止。而且烟鬼设计的这个动作,叶蓉根本无法逃避。对於叶 蓉来说,这样只会觉得更爽,有种被淩虐和强暴的感觉,叶蓉最喜欢这样的感觉 了。 ? ? 烟鬼轻扇了一下叶蓉的耳光,轻轻的说:「你这个小婊子,是不是等不及了 呀?」 ? ? 是啊,快来玩我吧。」这一耳光扇得不重,但很有感觉,叶蓉希望更重一 点。 ? ? 「是不是在等我把精液也射你一嘴啊?」烟鬼又轻轻扇了叶蓉一下。 ? ? 「射哪儿都行的呀!主人,你打得我好爽,请再用力点。」叶蓉忍不住开始 讨打。 ? ? 「你真是不要脸的骚逼!」烟鬼重重的给了叶蓉一记耳光。 ? ? 「啊!」叶蓉疼得想用手摸,但双手已经别在背後且十指相扣,没法摸。 ? ? 「贱货!你就这麽欠干啊!」说着又是一记耳光。 ? ? 「我,啊,我是骚货啊。三主人打得太爽了!再来,我还要!」一边挨着耳 光,一边被烟鬼羞辱着,叶蓉身心愉快的同时,也知道烟鬼在试探自己的底线。 这使得叶蓉对烟鬼下一步的动作更加期待了。 ? ? 「你可真是超级荡妇!越打越贱!」烟鬼骂道。 ? ? 「好哥哥,我就是个很贱很不要脸的女人!我就是需要你的大鸡巴!您随便 怎麽操我都可以,最好把我给玩残掉,我就是喜欢男人的残暴!反正我就是个烂 货,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过我了,我的身子根本就不值钱的。您就放心的干吧, 不必顾及我的感受。请任性点,随便怎麽催残我都可以!我粉身碎骨也是心甘情 愿的!」叶蓉善解人意的帮助烟鬼免除了担忧,并直接挑起了烟鬼的狂暴。 ? ? 烟鬼怒吼一声,将肉棒尽根顶入叶蓉的嘴巴。他居高临下,很容易的干入了 叶蓉的喉咙,加上叶蓉的迎奉,没费什麽力气就干到叶蓉的食管里呢。但他并没 有拨出来反复进行,而是将龟头停留在叶蓉的食管里,利用自己的居高临下和叶 蓉的无可後退,将龟头在叶蓉的食管里抽插。 ? ? 叶蓉痛苦的翻了白眼,完全窒息了。 ? ? 「这样才叫爽!有人干逼,有人干嘴,我干她的食管!」 ? ? 「你这玩法会不会出人命啊。」肥头皱了皱眉头,他还没有射,还想着好好 的玩一玩叶蓉呢。 ? ? 「管她呢,她刚才不是说了嘛,随便怎麽操都可以,还说自己就是个烂货, 不必顾及她。」这的确是叶蓉之前就要求的。 ? ? 「是啊是啊,她的确很骚的。刚才还吞我精了。」光头连连站头。 ? ? 「还是二哥实在!来根玩玩!」 ? ? 叶蓉痛苦的眼泪都流出来了,虽然刚才有了心理准备,但没想到烟鬼会把自 己的食管当成阴道,食管这麽细,还是第一次被人这麽玩。 ? ? 这时,她闻到了大麻的味道。叶蓉有次跟管理人员一起到工厂宿舍突击检查, 闻到一股特别的烟味,经查是有人吸食大麻,於是就记住了大麻的烟味。现在这 个烟鬼,一边用龟头在自己的食管里抽插,一边吸食大麻,当真是快活之极。看 样子,一时半会是不会放过自己的食管的,但自己又毫无办法。 ? ? 烟鬼的确够狠,他真的不管叶蓉的死活,就算叶蓉一动不动了,他仍然是一 边吸大麻,一边在叶蓉的食管里抽插。直至一根大麻吸完,烟鬼又将踩在沙发扶 手上的脚落下,将全身重量压在插入叶蓉食道的肉棒上,更深的插到叶蓉的食管 ,又狠狠的抽插了几下,才慢慢拨了出来。 ? ? 肉棒刚刚拨出来,叶蓉就瘫在地上,头靠在沙发上虚弱的喘着气。烟鬼赶上 去,对着叶蓉绝美无暇的脸开始射精。 ? ? 「二哥快过来拍照!」烟鬼提醒光头,「这是我颜射过的最漂亮的脸,得好 好记录下来。」 ? ? 「你真狠心,这麽漂亮的脸蛋你也射!」肥头怪道。 ? ? 「刚才她一进门我就想射她一脸了。」烟鬼对着叶蓉的脸连射好几波,又浓 又多。 ? ? 叶蓉毫不闪避,任由烟鬼对着自己颜射,射完後并不擦拭,任光头拍照,一 脸陶醉的表情。 ? ? 「你体质真好,这麽玩你都没事。」 ? ? 「三主人真的很厉害,居然玩我的食管。真是好玩,好刺激啊,我们再来一 次吧。」叶蓉指了指自己的咽喉,她的话让烟鬼有种挫败感。 ? ? 「妈的!老子还没射呢。下一个该我了。」肥头喊了起来。 ? ? 「啊,对了!我的主人没有射呢。」叶蓉已经恢复了,她撑着坐到了沙发上, 「请主人过来玩我吧。我保证主人玩得最爽,比他们玩得更快活。」 ? ? 肥头立刻站在叶蓉的面前。 ? ? 叶蓉张开了大腿,露出了自己阴部,「好主人!您就别迁就我了。我是你的 女人,我的逼您任意插吧。这下没人抢了。」 ? ? 「哈哈,原来你是为了让我单独干你的逼啊。你真聪明!」肥头得意的看了 光头和烟鬼一眼。 ? ? 「是啊,我只有一个逼,不够分啊。请您不必用套,直接干,想怎麽射就怎 麽射,干大我的肚子吧,不过你不许对我负责哟。」叶蓉撒得这娇让人吃不消啊。\ ? ? 「哈哈,你放心,谁会对你负责啊,你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妓女罢了。」肥 头双手拎起叶蓉的两只雪白的大腿,把肉棒对准叶蓉的阴道,用力一挺。 ? ? 叶蓉闷哼了一声,「是呀,人尽可夫这四个字用在我身上太恰当了。不过, 我真的没有做过妓女,我不收钱的。玩过我的男工们都说我是个公厕,随便谁都 可以射上一炮的。」 ? ? 「不收钱!那老黄给了你多少?」 ? ? 「他没给我钱啊?不过,收了钱的三个女同事,都被我赶走了。我之前不是 已经说过了嘛。」 ? ? 「啊!我们的钱白给了!」 ? ? 「你们不亏呀,玩我爽不爽。」 ? ? 「妈的!你还真是个公厕!」 ? ? 「我不但是个公厕,而且我还是个破鞋呢,我的身子最不值钱了。而且要是 把我干翻了,说不定我倒贴哟。」叶蓉微笑着说。 ? ? 肥头一边用力插入,一边骂道:「婊子!随便怎麽玩你是不是!干大你的肚 子是不是!你不要钱还倒贴是不是!」 ? ? 「是呀!干我的男人没有一个是用套的!可惜我从来没有怀孕过,都是因为 他们不行!好主人,亲主人,你是我的亲哥哥亲老公,把我干得怀孕吧!」 ? ? 「操你这个贱货!你都被玩成这副烂样了,还想当我老婆?」 ? ? 「啊,我不配的!我就是一条母狗,怎麽配呢。主人要是不能把我的肚子搞 大,就请主人把我送给您的朋友玩吧,让大家一起干我,看看谁能让我的怀孕。」 ? ? 「操!居然敢骂我不行!看我奸爆你!」 ? ? 被刺激起来的肥头发疯了一样,肉棒不停在叶蓉的逼里进进出出,叶蓉娇喘 连连,很快就高潮了,一阵阵如电流通过全身的感觉,叶蓉浑身打颤,爽上天了。 就在此时,肥头也射精了,他毫不客气的将自己的精液全部射入叶蓉的阴道深处。 ? ? 「好烫,好烫!爽死了!」叶蓉发出愉悦的呻吟声。 ? ? 内射刚刚结束,肥头就将叶蓉从沙发上拉了起来,从背後托起她,双手分别 抱起叶蓉的双大腿,然後打开,将叶蓉的逼展现出来。这样的姿态使精液混着叶 蓉的淫水顺着朝下直流,场面十分淫荡。 ? ? 「啪」,叶蓉见眼前一闪,知道是光头又在用手机拍她。被人拍下自己如此 不雅的姿态,叶蓉羞愧万分,「不要拍,这个样子好羞耻啊,我好害羞。」 ? ? 「你这婊子还害羞?」三人哄笑起来。 ? ? 烟鬼用手指插入叶蓉的逼里,旋转起来。而肥头配合得很好,他将叶蓉的双 腿无限张大,使烟鬼的手指更深的插入,玩出更多的花样。「啊啊啊,不要,啊 ……玩死我了。」 ? ? 叶蓉尖叫起来,紧接着,叶蓉觉得自己第二个高潮马上就要到了。 ? ? 烟鬼一边吸着大麻,一边用手抠着叶蓉的逼,动作十分粗野。 ? ? 「求求你,饶了我,我快死掉了。」叶蓉开始恍惚,她觉得这次高潮会很强 烈。 ? ? 烟鬼猛吸了一口大麻,然後把烟头抵向叶蓉的逼。 ? ? 叶蓉惊恐不己,自己的阴道刚刚治癒,可禁不住这麽玩,若是以前,可以考 虑试试把烟头插到自己逼里。 ? ? 可是叶蓉是无法挣扎的,肥头抱得很死。眼头烟头就到顶入自己的阴道,阴 毛都被烤焦了,这时,强烈的高潮来了,叶蓉潮吹了。 ? ? 喷射而出的大量淫水甚至浇灭了烟头,叶蓉连喷了好几下,这才停止,人随 之瘫了下来。肥头将她扔在沙发上,她也没有动弹。 ? ? 「喂,老子还没有玩够呢,快起来!」肥头还想继续。 ? ? 「怎麽不拍了。」叶蓉用力翻过身来,将自己的双峰对着光头。「我不好看 吗?还是这姿态不够骚,不够淫荡啊?我来摆个更贱点的姿态。」叶蓉张开双腿, 把一根手指伸入自己阴道。 ? ? 光头激动的用手机拍着,「先拍个够,然後找个有wifi的地方发朋友圈。 哈哈,今天玩了个极品!」 ? ? 「记得要带逼带脸哦。」叶蓉友善的提醒道。 ? ? 「当然,你这麽漂亮,不带脸怎麽行。」 ? ? 「主人,请您把脚踩我脸上。」叶蓉要求道。 ? ? 拍完肥头踩叶蓉脸的照片後,叶蓉舔了一下肥头的脚,「真好吃,能多舔几 下吗?」 ? ? 肥头惊喜的把脚伸着,任由叶蓉舔扫着,光头则一个劲的在拍。 ? ? 「再拍几张我舔屁眼的吧。」叶蓉主动要求,并跪在烟鬼的屁眼後,卖力为 烟鬼舔菊。 ? ? 「太爽了!」烟鬼兴奋的大喊。 ? ? 叶蓉仔细舔完後,又跪在光头面前,淫荡的问:「有尿吗?」 ? ? 「有!」光头的声音明显有点抖。 ? ? 「我来帮你解手。」叶蓉嫣然一笑,双手扶好光头的肉棒,对着自己的脸, 张开了嘴,「请吧,二主人。」 ? ? 「等等,我调个摄像模式。」光头摆弄好了手机,然後就开始尿起来。平时 尿都是自己用手扶好,这次竟是个长相甜美的绝色美人在用手扶着,而且对着方 向正是这绝色美人的脸,而且她还冲着自己微笑,这感觉真爽上天了。 ? ? 叶蓉也很享受,每次性交结束时,她总是喜欢淋一身尿结束。但每次尿的地 方都不让叶蓉尽兴,必竟肉棒长在人家身上,自己控制不到。这次不同了,这次 是自己控制着方向。 ? ? 叶蓉先是让尿淋到自己的嘴里,然後浇在头发上,另一只手还打开盘着的头 发,如洗头一样。接着,让尿浇着自己奶子上。然後,就没尿了。 ? ? 「啊,这麽少……啊。」叶蓉刚刚表示不满,背後两股热尿就淋了下来,不 用说,这是肥头和烟鬼。 ? ? 「哈哈,用尿浇美女,生平第一次。」 ? ? 「这骚货真是骚到家了。」 ? ? 「大家爽就好了,我也很喜欢啊。你们休息下,一人再干我一炮。」叶蓉待 他们尿尽,然後站了起来。向光头伸手要手机,「让我看看,我的样子有多贱!」 ? ? 「你自己好好看看吧,你真是天下最贱最贱的烂货。」 ? ? 「谢二主人夸奖!你也休息一下,硬起来之後再上我一次。时候不早了。」 叶蓉一边看重播的照片,一边请大家休息。 ? ? 三人挤在沙发上休息,对着裸体的叶蓉品头论足。 ? ? 叶蓉一边欣赏自己照片一边心想,这些照片本小姐留着看看就好,可不能让 这三个人带走。这些照片和视频要是真的发到社交网站或是朋友圈,那自己可就 毁了。自己虽然喜欢刺激的性爱,但玩归玩,要是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自己是个淫 荡货色,那可太不值了。想着想着一个计画形成,然後见三人毫无防备。於是决 定开始行动。 ? ? 叶蓉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抱起自己的工作制服,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门外。车间 办公室就在车间门口不远处,虽然出了车间办公室就是一片漆黑,出了车间还是 一片漆黑,但叶蓉对环境很熟,但几乎没费什麽事就逃到了自己车里,自己的汽 车之前一直在预热中,上车就挂档开跑了。\ ? ? 而三个呆若木鸡的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们根本没想到叶蓉会跑,更没想 到叶蓉光着身子照样敢跑。 ? ? 时间不长,光头的手机响了,叶蓉一边开车一边接通了电话,「喂喂,小婊 子,你快把手机还给我。」光头气急败坏。 ? ? 「二主人,今天我表现这麽好,手机送给我,好不好?我不但吞了您的精液, 而且连您的尿都喝下去了呢。」叶蓉淫笑着发嗲。 ? ? 「操你妈逼!快还手机来。大不了当着你的面,我把手机里的照片和视频删 了。」光头知道叶蓉为什麽要抢手机。 ? ? 「这麽好的照片,我哪舍得删?我得发到朋友圈里,让大家看看我被干得多 烂。」叶蓉真有一种冲动要发。 ? ? 「少费话,你还有衣服在我们这边,是名牌吧,很贵的。」光头真以为叶蓉 是借来的衣服,叶蓉忍不住笑了起来,这些衣服是很贵,但叶蓉消费得起,只是 工作制服里有自己的名字,所以才抱着逃出来。 ? ? 「是啊,好贵的,送给你们了。今天晚上你们把我干得很舒服,食管都被你 们干过了,还替我拍了这麽多照片。这些衣服就算是我倒贴的吧,我不是答应你 们倒贴的吗?嘻嘻。」叶蓉说得没错,她的确很满足,如果不是他们擅自拍了这 麽多见不得人的照片,叶蓉真打算给钱倒贴。 ? ? 「你这个贱货!」光头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。 ? ? 「好了好了,这样吧,你们不是要走了吗。把我的衣服带出来吧。我在高速 收费站等你们。一手交手机,一手交衣服啊。」 ? ? 叶蓉略施小计,骗得三人把自己的胸罩内裤等衣服带出来,毕竟落在车间办 公室让人发现了不是太好弄的。就骗他们带到高速公路上去吧,本小姐是不可能 去的。到时候,想扔就扔吧,本小姐不管了,反正手机是不是还的,等下回家, 把照片拷入自己电脑,好好欣赏欣赏。 ? ? 叶蓉看着自己姣美洁白的脸上,带着烟鬼的精液,被肥头的脏脚踩在地上的 照片出神,「我可真够淫贱的!」 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 【完】